弹尽粮绝

学院派智障白莲花

经营杂货铺

科吹/荣吹

【静临】南柯一梦(4)




池袋东口 富士银行前

下午六点,正是人潮高峰。上班族,家庭妇女,高中生小团体,形单影只的无业游民,游手好闲的混混和不良,各式各样的人自城市的缝隙间被释放到街上来,使得街道如同一条围束紧密的光缆,不同的人怀着截然迥异的人生,怀着在街灯下能够散发出的微弱的光和热,与他人擦肩而过,挥霍掉这仅此一次的缘分。临也被坐推着融入到如此的街道上,浑身感觉舒畅不已,他一边享受自身与人类社会间微妙的联系,一边向坐搭话:

“坐先生知道新宿时下最出名的居酒屋吗?”

“老朽略有耳闻,是钓船茶屋ざうお吧。”

坐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虽然钓船不只在新宿有,但你说的也算没错啦……”

临也摸摸下巴,不甚在意地接下话茬。

“因为钓船能够边钓鱼边吃的特色,这家居酒屋很受年轻人和旅客的欢迎呢,不过,我本来就对钓鱼这种活动不感兴趣,所以还是敬谢不敏了。”

坐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嗤笑。

“临也阁下只是单纯觉得全凭运气的垂(赌)钓(局)很无聊吧?”

对于老人的嘲讽早习以为常,临也只是爽朗地笑两声,继续兴致盎然地与坐辩论:

“说什么呢,坐先生不知道钓鱼也是需要技巧的吗?钓竿的档次,鱼线的强韧程度,挂钩是否足够尖锐,还有饵食用料,钓者的力量大小与否,这些全部都——”

声音戛然而止。

犹如突然被按下了强制定格键,这个停顿极度锋利与不自然。语句的断面尚且新鲜,临也的身体便也像被整个凝固在轮椅上似的,僵住不动了。

坐察觉到了异常,俯下身询问:

“临————”

“跑。”

“临也阁下,怎么,你————”

临也平静地打断他。

“跑。坐先生。快跑。”

“无论如何,总之,先离开这条街道。”



什———————



坐脑海中朦胧的疑问还未成型,答案就先发制人冲到他们跟前来。

呼啦。

物体破空发出的猎猎呼啸在一片嘈杂之中依旧清晰可闻。呼啦啦啦啦啦呼啦。这声音从街道另一头撕裂人流飞至,精准击中沿途每个人的鼓膜与心脏,穿起一条横越街道的紧实的线。呼啦啦啦呼啦。

飞越三百米,只需三秒。


—————————咦?


老人来不及思考便扭身沉下重心,同时将轮椅一把推远,堪堪躲过擦着他们头皮袭来的那股劲风。

唰啦。咔嚓。

金属嵌入路面的声音。


—————————这是,路标????



喧哗。



那杆斜插在地的路标仿佛石投入水,激起千层万层浪,受惊的人群四散逃窜,自动清出一条足够两人在几百米开外相互对峙的道路。

“明明听说小静今晚会在南边活动,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临也下意识摸了摸喉咙,试图借此平复自己开始发涩的喉口。

来不及了。


“啊,你这家伙的味道在南池袋公园都能闻得到,你没点自知之明吗?”

“…………”

隔着奔跑着、摇晃着、闪烁着的人影和三百余米的距离,短短两句话的互动惊人的顺畅与准确。见临也反常地没有接话,静雄收回投掷的姿势,吐出烟蒂狠狠将其踩灭。

“所以啊,你就做好被彻底清除干净的准备吧,临—也—老—弟———”


没有助跑的加速。


静雄太清楚该怎么跑了。

他以往日复一日地追逐同一个身影,风,气味,呼吸,甩动的四肢,脚掌感受到的微不足道的压迫力,所有这些被反复铭刻在池袋的大街小巷里日光夜色里他平和岛静雄的身体里,像一把种子,时时刻刻被愤怒和奔跑的欲望所淹没。这一刻静雄甚至罕见地产生了不切实际的想法,他想那东西,男人正坐着的那个要由人推着方能行进的东西不过是个装饰品,或者是用来威胁,恐吓的凶器,它徒有外表,一无是处,折原临也买下它不过是一时兴起。

明明心如明镜,身体却还是率先动起来了。





“————————!!”


如同炮弹迎头撞上墙面,静雄感到有什么东西突然猛地从身前冲击过来,到了近前却并没有接触大块肉体的实感,只是肢体几处受到了飞快到几近轻柔的戳刺,静雄的身体便立马整个麻掉了。等他重新站定,坐正站在几步开外的地方观察他。

“……静雄阁下是吗?”

“啊?你谁啊别挡路——”

“我希望您再用眼睛好好确认一下临也阁下的状况。追逐已经没有意义了。”

老人的话像一盆当头凉水瞬间浇醒了静雄,他朝不远处的临也望去,见他巍然不动,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几乎人味儿尽失。

“坐先生,你别多管闲事比较好。”

“哦,刚才叫我快跑的人不是阁下吗?”

街上的人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好事者在街对面站成一排,远远观望这里的战况。静雄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回头扫视一圈,吓得围观者集体后退几步。

“……抱歉,是我失礼了。”

静雄说话时仍把头扭向一边,因此不知这话究竟是抛给坐还是围观者的,接着他扭身走开了,留下一街狼藉,仿佛只是路过便利店买完烟离开而已。坐再回头看临也时,只见男人绷着嘴唇,干巴巴地提议(命令)道:

“坐先生,今天回去吧。密医那里明天再说。”

坐刚要回答,临也突然咧嘴笑了。

“或者我们去吃芝士肉丸如何?”

“……临也阁下,您逃避问题的方法一向很幼稚。”

临也别过脑袋,一只手支起来撑着下巴,手指恰好遮住嘴角,只有话语从指缝间泄露而出。

“坐先生这么直接也很让人讨厌,我要扣你工资。”

“老朽倒是好奇,您何时付过一分钱了?也罢……如果要吃肉丸,请现在就查地图,否则老朽不定会把轮椅推到东京湾里,让临也阁下变为肉丸供鱼儿饱腹……”

坐长叹一口气,像是为了满足国中生的任性似的推起轮椅原路折回。十五分钟后,空空荡荡的街上又重新聚起人流,仿佛方才的动乱只是一阵春日劲风,吹过便不复存在了。











~~~~~~~~~~~~~~~~~~

一万年了,终于写完见面了(
我觉得太艰难了,艰难以至于艰涩,本来要他们再相见就是件困难的事,我还写的这么没心没肺
不过没事,一切总会好起来,毕竟这是同人(。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