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尽粮绝

学院派智障白莲花

经营杂货铺

科吹/荣吹

故事一则


夜深时分,百货商店里无人光顾,售货员趴在收银台前,用手撑住脸,等待营业时间结束。这时突然有人从商店的玻璃门外进来了,男人不得不支起身子,强打精神,瞟一眼刚刚从收银台旁经过的女人。
过了一会儿,女人从货架深处走出来,臂弯里抱着几样东西,刚好达到她手所能抱的极限。她靠近收银台,把东西一样一样放在台面上,动作缓慢又粘滞,露出左手中指的一枚戒指,男人想那许是枚婚戒,只不过女人实在太瘦了,于是不得不将它戴在中指上。
“夫人,我之前没见过您,您是住在这附近吗?”
男人试图向她搭讪,他叫了她好几次,她才如梦初醒般抬起头,像是受了惊吓。
“呃?啊,不,我想,算是吧……”
售货员已经开始着手给商品扫码,他对着一包青豆鼓捣了一阵,似乎没听清女人的回答。女人张张嘴,仿佛还要说些什么,便被男人带着歉意的话打断了。
“对不起,夫人,机子出了点问题,您介意等两分钟吗?那边有板凳。”
“啊,好,好的。”
售货员又开始着手敲打他那台老机器,女人犹豫着站了几分钟,直到等待的时间超出预估着实太久,她终于后退两步,在橱窗旁的椅子上坐下了。
商店里一时只有手指与按键撞击的噼啪声音。
过了半晌,男人感觉他的作业即将完成,此时商店外恰有车经过,司机大概开着窗户,骂骂咧咧的吼叫从玻璃门前闪过去,引得他抬头多看几眼——
女人坐在那儿,平坦的胸口在衣领下起伏,眼睑浮肿,黛青,像两弯疲惫的月亮。她低垂着头,一下,又一下地狠狠拧动套在中指上的那枚戒指,几乎快把那根手指头卸下来了。于是男人停下手里的活儿。
“夫人。”他撂下手里的活儿,叉起腰,“夫人,您没事吧?”
这话如同一道怪雷分毫不差地击中了女人的身体,她猛然站起来,带倒了左手边的迷你货架,口香糖、巧克力豆、廉价冲饮和避孕套组成的海浪瞬间淹没了她的脚。
“对不起!对不起!”
她从五颜六色的包装袋里迅速拔出自己的脚,飞也似的逃离收银台。
“对不起!对不起!”
那女人一边道歉一边倒退着出了百货商店的玻璃门,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