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尽粮绝

学院派智障白莲花

经营杂货铺

科吹/荣吹

【静临】タバコトウソ

没脑子的复健小短篇



~~~~~~~~~~~~~~~~~~


煙草と嘘







“临—————也—————————————!!!!!!!!”

伴随着男人堪比核爆的怒吼,几个垃圾桶又有幸被送到池袋上空巡游一圈。今天的池袋依然和平,如果垃圾桶落地时没有砸到人的话。


彼时静雄正从贩卖机里拿咖啡出来喝,刚要拉开易拉罐环,一枚蝴蝶刀便从斜侧里飞出来刺中罐身,扔它的人显然使了巧劲儿,薄薄的刀口居然在咖啡罐上留下一道裂痕,又叫静雄一捏,液体瞬间全都呲出来,糊了静雄一手一脸一衣服。

“偷袭成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那是什么表情啊?”

追逐战就此打响。



他们从东武百货店打到sunshine大道,又从sunshine大道打回西口公园,无休无止,不知疲倦,两人的争斗在街道上卷起一阵又一阵风暴,且有越演越烈的趋势。正当路人心中祈祷着哪怕一方死掉也好请事态不要再扩大了的时候,风暴突然停止了。

“……人呢?……”

——折原临也在平和岛静雄的视野里消失了。

然而气味却远未消失。

“……烦死了,藏去哪儿了……”

静雄本想就此作罢,奈何临也的味道始终阴魂不散,搞得他烦躁不堪,他像无头苍蝇似的在西池袋一丁目乱转了个把小时,企图找出罪魁祸首狠揍一顿以此出气。

终于在他绕到一栋废弃楼下时,害虫气味检测仪的指标达到了峰值。

“这浓郁的跳蚤味儿……啊,抓到你了,临也老弟~”

静雄气呼呼地踹门就进,爬上楼梯,末了到顶发现门根本没关,更加怒火中烧。

【混蛋,瞧不起我吗!!!】

然而他一脚跨进天台,却瞬间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不是跳蚤的味道。

【嗯?是我常抽的牌子……】

他顺着气味儿溯流回根源,最终发现了在天台边缘团成球的男人。

临也蹲在边沿那里,手指间夹着根烟在抽。烟雾拍打他的脸,又朝霞一般笼住他,将他生生从暗处撕出来,如同一颗无花果在夜里噼啪开裂,乖顺地、隐秘地、颤悠悠地透露出不为人知的甘甜。

他又吸一口,嘴在手指与烟草间发出响亮一声。

啪嗒。啪嗒。

哗啦。哗啦。

高处的风把烟灰向斜后吹,也吹起男人带绒毛的帽子,于是他不吸了,摘下烟,把手肘搁在膝盖上等风停。春季,疾风横行于地,久难停息,似乎要他等到三月结束,临也耐不住,像鱼吐泡泡那样慢慢吐出几口烟,烟滑过他的头发向上飘去。


他以前不抽烟的吧?

静雄突然不想揍他了。


他站在临也背后看着他,注意到男人整个脑袋的头发都乱糟糟的,一如被飓风蹂躏过的土地,静雄突发奇想,折原临也接吻会是什么样子?



【他没穿外套,伸出双臂,两条胳膊松松搭在抱住他的人的肩膀上,被人揽着转了个圈儿。有人说了什么,一句话,或者比那更多,隔着雾荡开,将他们推入河中央。“今天吗?”“是今天吗?”他讪笑,满不在乎地回答,“是今天。”“是今天。”声音溶进雾里。又有话语传来,喋喋不休,轰隆作响,有如二月雷,于是他得空偏头,吸一口架在烟灰缸上半灭的烟,后颈仿佛初春解冻的河流,闪闪发光。桦木不比他更苍白。】

【对方较他高,他得抬头。他张嘴就咬,嘴里的烟溢出来,弥在两人的皮肤,气息,眼神之间,变成肉眼不可见的沙砾,是咸的,是苦的,是涩的,炽热滚烫不可言说。他们在河中央接吻,两具身体相继燃烧。过不久他的脖子上出一层薄汗,出一片在延展的汛的旷野上,由数万只鹌鹑带来的吗哪*。】

【他嘴里含着烟接吻,含着平和岛静雄素来爱抽的烟接吻————】


……不对,什么乱七八糟的!

静雄使劲拍拍头,努力把脑海里的画面赶出去。临也听到身后的响动便回头来看,烟蒂在风中一闪一闪,越发红亮了。

“真稀奇,小静怎么没把我一脚踹下去啊?”

他站起身,活动一下快蹲麻了的腿,接着认真地踩灭了刚刚丢掉的烟头。

“……我记得你以前不抽烟。”

“啊?”

临也愣了一下,似乎有点意外静雄的回答。不过只消半秒他又恢复如初,照旧开始耍嘴皮子。

“我在抽的时候小静没看到而已,话说回来,你不知道不也很正常吗?毕竟只要一见面就会被狂追,我哪有站住脚抽一根的时间——”

“这么说是我的错喽。”

静雄额上的青筋再度条条绽开,他边说着边前跨几步,逼近抬头看他的临也,同时也令他熟悉的那股烟味扑面冲来,整个儿将他合抱住。临也抬着下巴看他,表情略显无奈。

“虽然很唐突,但我真的累了,今天小静能不能放我一马,让我养精蓄锐好了明天再来和你打呢?”

“别开玩笑了,怎么可————”

楼下突然有队机车驶过,头灯发出的亮光刹那间使夜晚媲美白昼,照得一双毫无诚意的眼睛连同一张脸奇异的柔和。临也抬头看他,罕见的没有笑。


【对方较他高,他得抬头才能———】


“……无聊。”

静雄干脆转过身去,扔下“哐”一声摔门的巨响便离开了。

“……”


【被放过了。】

【什么啊。】


临也在原地无言地站了会儿,又返回去踩已经碾烂了的烟蒂。


【这也不是多让人喜欢的东西,人类为什么会如此着迷呢?】

【包括那怪物也是。】

【但是,将多余的精力通过烟草排除出去,不这样的话火山是会一直喷发的吧。】


“真是十足的人类做法,好恶心,怪物就别学人类生活了———”

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蹦蹦跳跳地晃到门边,也离开了天台。

“哎呀,浑身都是草履虫的味道,要赶快回家洗澡……”


【不过就味道来说,我好像不讨厌。】










现在平和岛静雄想要亲吻折原临也的话,他需要弯下腰,双手撑住轮椅的两边扶手,对方也需抬起脸,与他唇齿相交,仿佛共享一支细长,黏糊糊,湿答答的烟草。









~~~~~~~~~~~~~~~~~~

*(出16:1~36)
吗哪,为霜为露,形同芫荽子,色白,味同掺蜜薄饼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