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尽粮绝

学院派智障白莲花

经营杂货铺

科吹/荣吹

【静临】南柯一梦番外 约架要在放课后(上)


这人正篇八字还没一撇就开始想番外(。
大概就是个小学生之间比爸爸的故事,灵感来源于家有儿女,对就是夏东海和二胖他爸比功夫那集
写得比预期长,分开惹


~~~~~~~~~~~~~~~~~~


岛崎伦太郎一巴掌拍在课桌上,木板发出“噗”的一声响,声音要大不大,要小不小,倒是把他自己的手拍得又痛又麻。

“喂,白痴辉,你小子的家长今天也不来吧!”

他顾不上已经红肿的掌心,抢在对方给出回答前得意地笑起来,露出一排整齐健康,没有蛀牙,全然属于幼年人的崭新的牙齿。在他身后站着两名起哄的男孩,配合伦太郎的挖苦手舞足蹈,几个不太好听的词语被男孩儿们翻来覆去地喊出来:

“哑巴辉!笨辉!私生子!捡来的!没爹没娘没有家!哈哈哈!”

“对!没爹没娘没有家!”

伦太郎自然也加入了起哄的行列,他乐此不疲地重复着这些话,像嚼一块从别人嘴里渡来的黏糊糊的口香糖。几个孩子表演似的,情绪高昂,竭尽所能朝被嘲笑的孩子做出鬼脸————


“没爹没娘没有家!”

“没爹没娘没有家!”

“笨辉没有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上去还挺蠢的。


然而,无人出言阻止。

包括刚刚踏进教室的老师,也并未阻止。

欺凌在角落里持续发生着,仿佛这行为是一盆花,本就理当开在那里。这也难怪。有谁敢阻挠岛崎伦太郎————岛崎立元议员家的宝贝儿子呢?孩子们或许还太小,不懂得其中的利害关系,但是他们的父母可是好好地教给他们了:


“要和岛崎君搞好关系,听明白了吗?”


于是眼下,孩子们纷纷转过脑袋各做各事,对后面越演越烈的声音充耳不闻。

反正,也不是多严重的事————


“你们不累吗?”

正当所有人都在内心如此推卸时,被嘲弄的少年发话了。

单单一句话,立即打断了围在课桌旁的小团体的狂欢。

“该上课了。”

被嘲弄的少年——藤原幸辉安静地坐在课桌后,对于男孩儿们的挑衅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见教室里没人反应,他又提醒一句:

“老师,该上课了。”

“……哦哦哦!”

老师这才如梦初醒般意识到,原来上课铃三分钟前就打过了。

“岛崎,小野,山手,你们三个回座位去。大家把课本翻到第58页——”

所以你看嘛,也不是什么多严重的事情。



藤原幸辉被欺负当然是有缘由的。

他在四年级时突然插进这个班级,仿佛四年来一直磨合良好的齿轮间突然滚进了一粒沙子。幸辉生性沉默寡言,总是独自学习,独自吃饭,独自回家,独自解决问题,普通孩子讨论的诸多话题,怪谈,动画,零花钱,甚至于炫耀父母的工资和职业,他一概不予参与。如此便罢了吧,男生们巴不得他没存在感,奈何这家伙一来长了张好脸,二来长了个好脑子,时间一久免不了在女孩子中建立些人气,等升到五年级之后,课间常有这样的对话:

“幸辉君今天也好帅啊~”

“嘿嘿,告诉你个秘密哦,我昨天拿到小幸的邮箱地址啦……”

“什么什么什么?!!怎么办到的???你也告诉我吧!?”

“等等别这么大声!会被其他人听到……”

“怎样怎样?电话拿到了吗??”

“这个没有啦……不管我怎么求他,小幸都不肯给我啦……”

“哎———————”


……令人火大!

岛崎伦太郎曾以为,世界是以他为中心运转的。他家境好,生的还算可爱,功课也还不错,他认为他理所应当享受日复一日的簇拥和赞美,直到藤原幸辉这颗质量更大的恒星出现,一切尽数偏离。

孩童的嫉妒总是混杂着鲁莽与天真,然而从本质上来说,和大人的嫉妒别无二致。

于是他用他那接受了仅仅几年教育的小脑袋瓜儿冥思苦想,到底可以从哪里诋毁藤原幸辉呢?啊对了,这小子几乎不怎么说话,怕不是个哑巴呀,啊对了对了,还有————

————藤原幸辉的家长,从未参加过幸辉的家长会。

倒不是说完全没有人来。在之前大大小小的家长会里,有名无论怎么看都是高中少女的姐姐偶尔会代替男孩的父母参与会议,更多时候则是彻底缺席,就连一年一次的亲子运动会,也以幸辉家人的体质不适合参加为由给推掉了。奇怪的是,老师仿佛默许般,从来对此避而不谈。

有传言称,曾有孩子目击到幸辉与一名高大精瘦的金发男子待在一处,过不久传言又被推翻,描述与先前大相径庭,这次的男人是黑头发,只不过坐在轮椅上,和幸辉有说有笑,看上去甚是亲密。自此以后,谣言越传越离谱,什么白大褂怪医生,凶巴巴的黑道干员,古董店的美女老板,就连那个都市传说黑机车都曾被目击到和幸辉呆在一起————虽然没多少孩子相信就是了。

总之,没人见识过幸辉父母的真实面目。

……这家伙是孤儿吧?

男孩的家境其实相当优渥,连伦太郎都不得不承认,他老爸再溺爱他,也不会在听闻孩子们表演要穿迷你西装(各种意味的迷你)时,直接寄来tateossian所有款式的袖扣任其挑选。看到幸辉难得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伦太郎断定,这种事发生不是头一回了。

……或者是私生子也说不定。

——于是那些不太好听的话就传开了。

“哑巴辉!蠢辉!私生子!捡来的!没爹没娘没有家!哈哈哈!”

即使最后某些说法自相矛盾,以伦太郎为首对幸辉不满的男孩们也不去在意。孩子又能思考多少呢?毕竟骚扰一块既不反驳也不解释的石头已经有够累的了。

欺凌成效甚微,男孩们依旧乐此不疲。今天也是如此。

本该如此————



“哎呀,很抱歉来晚了。”

“初次见面,我叫折原临也。我是藤原幸辉的父亲,还请各位多指教☆”


所有人望向出现在门口的男子,不约而同地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啊?


折原还是织原(おりはら)?

不应该是藤原吗(ふじわら)?

“……爸!你没说你今天要来!”

藤原幸辉腾地站起来,语气透露出些许窘迫。

“一直没来参加辉辉的家长会真是对不起~”

“爸!!别这么叫我!”

幸辉的脸瞬间涨红了。

自称幸辉父亲的黑发青年莞尔一笑,在座不少的年轻母亲也红了脸:男子的面容称得上姣好,这一笑杀伤力着实巨大。然而教室中有人发出低低的叹息,只可惜——

男子是坐在轮椅上出现的。

一小部分人感叹着命运的不公,另一部分人尚在迷茫中徘徊,正这时,又一个声音从教室门后传过来:

“小林老师,实在抱歉,找地方花了点时间,我是幸辉的父亲——”

一颗顶着微翘金发的脑袋在门边探出,有家长看清了男人的脸,突然间爆发出极其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的叫喊:


“平,平——————”


“我是幸辉的父亲,平和岛静雄。”


“请多指教。”











~~~~~~~~~~~~~~~~~~





双子被设定去外地读大学了
幸辉是领养的孩子,在临也建议/使手段后保留原名,没有随两人姓
当然临也也没随小静姓(。
文中提到的小姐姐会在正篇出现👌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