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尽粮绝

学院派智障白莲花

经营杂货铺

科吹/荣吹

【静临】南柯一梦(3)



烦。

烦躁。

好烦。

好烦。好烦。

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


风从四面八方刮至,相应的,恶臭也从四面八方朝静雄涌来。


夜色里,静雄疾步走在街道上,几乎快把地砖踩出脚印来。那混球的气味儿紧随其后,伸出手,拉扯男人的衣角,发梢,像团毒雾纠缠不清。静雄呲着牙,暴躁地抓抓头发,顺手将腿边的栏杆拧成了几朵铁花。

他闻不惯这味道,即使他从未甩脱过。




清晨 池袋某公寓


“……喂?坐先生吗?事情办完了吗?”

“……嗯嗯,地址我发给你了,今天下午就过来吧。”

“讨厌,说雇主坏话可是会短命的哦!”

临也听到电话那头的刻薄话语反倒大笑起来,手稍一使劲儿,让轮椅旁的电脑椅转得咔咔直响。他边转着,边嘻嘻哈哈地应着,就在转椅开始发出异常痛苦的声响时,通话结束了。

“哼~四木先生的表情,我也想看看啊——”

椅子咕噜咕噜转悠,没过一会儿便停止了。临也倾身趴在椅面上,脸颊贴着皮革,目不转睛看落地窗外的朝阳。

“……希望别遇到小静,虽然这是不可能的吧……”

情报贩子的自言自语轻飘飘升起来,挨上天花板消融了。窗户外面,朝阳挣脱由一座座灰色丰碑扎结而成的子宫,被风吹着、托着、拉着向上爬,如同泡沫向往顶端,并注定会在顶端毁灭。在这虚幻的光彩中,整个房间像颗沙粒般微渺,空荡荡,闪闪发光。

一切在平静中巨变。



聊天室

—田中太郎进入聊天室—

【田中太郎:临也先生回来了?】

【巴裘拉:我艹!????】

—塞顿进入聊天室—

【塞顿:爆粗可不好哦。】

【塞顿:听说他昨晚就回池袋了,今天早晨赛门遇到他了呢。】

—甘乐进入聊天室—

【甘乐:超人气纯情甜美系甘乐酱,浴火重生!!!!!!!!(((((((((((((((((((((((((*゚∀゚*))))))))))))))(昨晚穿了光学迷彩!看不到是正常啦!)】

—甘乐已离开聊天室—

【巴裘拉:死吧你。】

【巴裘拉:…………嘁,发了一大段就跑了。】

【田中太郎:临也先生真的很喜欢给自己加这种迷之前缀呢……】


【私聊模式】

【巴裘拉:我知道你还在看的。】

【巴裘拉:你又想搞什么事?我警告你】

【巴裘拉:别牵扯帝人和杏里,其他人最好也别,不,你最好尽早就离开池袋,这里和以前不一样了,不是你轻易就能动摇的,你】

【甘乐:真伤心,巴裘拉是认定我百分百会做坏事吗?】

【甘乐:(*´∀`)つ========●ⅲⅲⅲ遗憾~~这次可有八成的概率是好事哦~~】

【巴裘拉:……只要存在两成的坏事几率,你就是害虫。】

【甘乐:说的倒也没错呢~☆那么,我就祝远离事件中心安稳度日的你生活愉快吧!】

【巴裘拉:喂!】

【群聊模式】

—甘乐进入聊天室—

—甘乐已离开聊天室—

【田中太郎:……咦?】

【巴裘拉:不用在意。】

【巴裘拉:只不过是人间之屑飘进来又飘出去了而已。】



“欢迎来到池袋!!感觉如何?!”

临也朝自玄关处走来的老人张开双臂,语气好似招待远道而来客人的地主。

“很繁华,是个很不错的地方。”

坐传助点头称赞。

“老朽以为如此美丽的城市,不该让您这粒老鼠屎给搅坏。”

临也听他这话,一如既往地没有否认,只是苦笑一番。

“一个两个都这么说,我可真有点伤心了。”

紧接着,像是未曾把这话说出口过似的,临也板起脸来询问坐:

“以防万一再确认一下,话都确实带到了吗?”

老人在他说话的时候早已走到轮椅后面,抓住扶手就往前推。

“一字不差。老朽只希望赶紧完事,去吃わん屋的手工芝士肉丸。”

“哎呀,有的是时间享受,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呀……”

两人不着调地聊着,消失在房门背后。咔哒一声,门锁上了,房间再度回归沉寂。






~~~~~~~~~~~~~~~~~~

坐传助是临也在外传中雇佣的厉害打手。其曾被人诬陷,妻儿也被迫害,临也帮助其洗清嫌疑,保护妻儿,条件则是要坐无偿为他当十年保镖。

感觉很强,不知道和小静真打起来会是什么样呢


细化大纲后节奏很慢。两人相遇放在下一章里惹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