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尽粮绝

学院派智障白莲花

经营杂货铺

科吹/荣吹

【静临】南柯一梦(2)




太不像了,太不可能了,这也太不正常了。

————太安静了。

这是所有人看到临也的第一反应。

他窝在轮椅里,腿上盖了条毯子,姿势可称乖巧老实。轮椅由一个姑娘推着,女孩儿走的即慢又随便,似乎对轮椅上的人漠不关心。一男一女一轮椅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在城市里漂游,惹得不认识临也的老太太聚在旁边指指点点,发出低低的叹息。

【小伙子多俊,年纪轻轻就站不起来了,可惜。】

而真正见识过那幅光景的岸谷新罗则评价道:


“像具死尸。太好了。”


彼时折原临也正用手撑住半边脑袋,以一种只有尸体才会有的僵硬维持着这个姿势,眼睛扫过街上形容匆忙的人物与事物。这倒不是当真本性变得沉寂,只是懒,单纯的懒。他任由间宫爱海随心所欲地推他到什么地方去,一边咀嚼城市井喷般爆发的感情和欲望:愉悦,痛苦,愤怒,冷漠,疯狂,绝望,克制,放浪形骸,若有所思,无所事事,如海浪抛出的浮沫逐渐甩离海面本身。临也舔下嘴,余光瞥到马路对面的国中少女眼眶泛红,正呆呆盯着他看,于是递过去一个温柔的微笑。

女孩立马脸红了,半晌也回应临也一个笑容,眼角里有泪水闪烁。

饶了我吧。临也嘴角咧得更开。谁允许你擅自感动了?你从这一副所谓的惨象里,究竟了解到什么了?接下来要发推特吗?“今天遇到了坚强的男孩子【图片】人生再不如意,也要勇敢面对”,内容都帮你想好了哦,等你知道我这样子的来龙去脉之后,怕是会羞恼到连整个账号都要注销掉了才好吧。

好奇他人的悲剧,兀自感动,同时又被如此善解人意的自己感动,人类的感动环环相扣,真是廉价又虚伪。


——正因如此,一想到你那得知真相后一下子呆掉的可爱模样,我就兴奋得浑身发抖呢。


于是继而领教了临也半点儿没生锈又快又毒的嘴巴的新罗,决定修改先前全然不实的评价:


“啊,可以戮尸吗?”



———三年过去,折原临也同样死性未改。



—田中太郎进入聊天室—

【田中太郎:临也先生回来了?】

【巴裘拉:我艹!????】

—塞顿进入聊天室—

【塞顿:爆粗可不好哦。】

【塞顿:听说他昨晚就回池袋了,今天早晨赛门遇到他了呢。】

—甘乐进入聊天室—

【甘乐:超人气纯情甜美系甘乐酱,浴火重生!!!!!!!!(((((((((((((((((((((((((*゚∀゚*))))))))))))))(昨晚穿了光学迷彩!看不到是正常啦!)】

—甘乐已离开聊天室—

【巴裘拉:死吧你。】

【巴裘拉:…………嘁,发了一大段就跑了。】

【田中太郎:临也先生真的很喜欢给自己加这种迷之前缀呢……】



间宫爱海将轮椅推入屋内,转身关上房门。

家具早在他们到达池袋之前就已经布置好了。相比于普通住家,房间显得大且空旷,临也干脆没买沙发,一张又长又窄的茶几可怜兮兮站在房中央,四只塑料小板凳整齐靠着它一字排开,宛如四名犯了错的小学生。这是要顾客坐在桌子上吗,真有他的风格。间宫想着,甩手把钥匙朝背对她的那颗脑袋扔去。

“还给你。”

临也向旁一闪,右手居然伸出来截住了那串飞刀般的钥匙,他侧过脸往后看,另一只手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枚纸袋。

“池袋一日游的报酬,爱海导游小姐~”

女孩儿用目光大致估量下纸袋的厚度,似乎挺满意。她也不推辞,大方拿过,又瞥一眼临也玩钥匙的右手。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嗯——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爱海小姐能应付的了。”

“哼。”间宫爱海把纸袋塞进手提包里,似乎无话可说了,她突然抬手,仿佛要将男人头发上沾染的污物拂去,最终却只是摸了摸嘴唇上的死皮。“希望你别死得太快。”

女孩转头准备离去,临也背着她挥挥手,算是告别。

“路上小心~”

“小心,不要被拐走了哦。”

那一声轻飘飘的告诫被逐渐关上的房门挤压至四分五裂,爱海没听真切。不过,这也不关她的事了。




~~~~~~~~~~~~~~~~~~


挤牙膏选手用时一周挤出的牙膏
逻辑终于通顺了,下一章小静临也就会见面
ps.爱海只是有偿接风

评论

热度(30)